• <th id="wr2u5"><option id="wr2u5"></option></th>

      1. <strike id="wr2u5"></strike>
        <big id="wr2u5"></big>
      2. 長者助手 政務郵箱| 郵件訂閱| 網站無障礙| 網站支持IPv6
        現在位置: 首頁 > 名城肇慶 > 古城追溯 > 肇慶掌故

        米芾東坡端硯緣

        保護視力色: 作者:陳錦潤 來源:西江日報     撰寫時間:2015-10-13 17:02    字體大?。?[大] [中] [小]

          話說米芾乃北宋書畫名家,譽滿天下。他對端硯情有獨鐘,愛之若狂,簡直到了癡迷的地步。時人稱他為“米顛”,實不過分。

          米芾決定南下心儀已久的端州,對蜚聲四海的端硯進行實地考察,以遂人生心愿。朋友勸他,蠻荒瘴癘之地,路途山水阻隔,艱險異常,何必自找苦吃?米芾說:吾意決矣,義無反顧。

          且說經過兩個多月的長途跋涉,米芾終于抵達端州。此時他已精疲力倦,形容枯槁。他立刻來到羚羊峽南岸端溪水東邊一帶的硯坑,和采石工一起挑沙挖石,聽他們講述巖洞的情況。米芾一面觀察一面用心繪制硯巖分布圖。眼前所見,草木芃芃,石疊珠璣。他深切體會到,端石的靈性是天地精氣育成,端硯的高貴品質,來源于端州奇異的山水。

          有幾個晚上,米芾在黃崗和硯友一起品硯,研討書畫。興致一來,他揮毫涂抹,把端州的山情水狀點染成含蓄、空蒙的畫面。硯友們神融意適于朦朧幻妙的藝術境界。米芾把他的作品贈給了新交的端州朋友,硯工們把雕刻的端硯贈給米芾作為回報。在此期間,米芾有一個重大構想,寫一本書,全面論證端硯的品格及其在文化史上的地位,細述各硯坑石質的優劣,匡正前人在端硯認知方面的錯誤。

          三個月時間,端州孤燈伴隨米芾度過了一個個不眠之夜。他終于寫成了《硯史》的草稿。石工們看到,米芾的筆跡,如風檣陣馬,沉穩而痛快,超妙入神。他們有幸近距離目睹名聞九州的書法家揮毫的情景,深感榮耀。

          米芾離開時,端州石工為他送別,難以舍分。這時他的行囊中多了兩樣東西,一是沉甸甸的《硯史》手稿,另一樣是更加沉重的六方端硯。他的回程很特別,目的地不是京都汴梁,也不是定居地潤州。他直奔徐州,找太守蘇東坡去了。米芾與蘇東坡關系非比尋常。平時兩人相重,交情篤深,經常一起揮墨,把盞論文,并肩出游。兩個文壇重量級大師見面,那場景,難以細陳。蘇東坡套用唐人詩句對米芾說:“君從端州來,應知端硯事?!泵总浪刂K東坡深愛端硯,收藏、研考端硯,寫下大批涉硯詩文。他詳細講述了端州考察的情況,并把《硯史》手稿交與蘇東坡。蘇東坡一面認真傾聽,一面瀏覽《硯史》手稿。沉默片刻,蘇東坡吟成傳誦千古的詩句:“千夫挽綆,百夫運斤。篝火下縋,以出斯珍。一噓而泫,歲久愈新。誰其似之?我懷斯人?!甭犃T,米芾連贊好詩。蘇東坡建議米芾,在《硯史》中要說明你親臨端州考證的事實,增加立論行文的可信度,米芾稱善,在文稿中加上了“余嘗至端”四字?!冻幨贰方K成中華硯文化史上的扛鼎之作,為后世稱頌。

          真是天有不測風云。徐州別后僅兩年,蘇東坡因“烏臺詩案”獲罪。原來,朝中一批老朽官僚、文人因嫉恨蘇東坡名氣太大,聯合起來,加以構陷。他們收集了蘇東坡大量詩詞,無中生有,上綱上線,說他有反對皇上,攻擊朝廷的惡行。就這樣,在湖州太守任上,蘇東坡被捕入獄。宋神宗本來十分敬重蘇東坡,常索要其詩文吟誦,但在“反蘇”濁浪來勢洶洶的時候,宋神宗自己也弄糊涂了。元豐三年(1080年),宋神宗在方寸紊亂之間,作出了一個決定,將蘇東坡流放黃州。以后的歷史證明,宋神宗此舉,保護了一位蓋世英才。

          蘇東坡被貶黃州的消息傳出,米芾痛心疾首,為朋友著急。他決意前去黃州,探視失意的知己。他帶上一方端硯,要送給蘇東坡,慰藉一個受傷的靈魂。在徐州相見時,米芾考慮到蘇所藏端硯已近百數,不送也罷。如今蘇東坡在黃州,身邊沒有心愛之物,正是持贈的好時機。

          且說這一天,蘇東坡剛起床,即聞報米芾到來,興奮至極。見面時,米芾從行囊中摸出所攜端硯,請蘇東坡鑒賞。蘇東坡連說好硯并致謝。當晚,蘇東坡把米芾到來的消息告知黃州太守徐君猷。原來這徐太守和武昌太守朱壽昌,名士馬夢得、陳慥等人一直以來陪伴孤寂的蘇東坡,彼此間情誼深厚。這幾個人都聚齊了,端硯成了集中的話題。蘇東坡從李賀詩句“踏天磨刀割紫云”中摘出“紫云”二字命名米芾所送端硯,眾人齊聲叫好。此時,徐君猷拿出了澄心堂紙、宣城諸葛筆和李廷珪墨。難得徐太守考慮如此周全,把蘇東坡平時喜用的文房寶物帶來了?!八膶殹本銈?,蘇東坡技癢難耐。就這樣,一場頂級檔次的文人筆會在黃州展開,一幅幅精美的書畫作品溫暖了黃州的夜色。朋友們離開之后,蘇東坡梳理了思緒,從藝術的沖動中回歸于理性,揮筆為紫云端硯寫下了四句硯銘:“爾本無名,山水為之;山窮水盡,唯爾獨堅?!痹捳Z平平,略帶悲涼,有人生經歷的隱喻,有對端硯的幾分敬意。

          一方端硯,重新點燃了蘇東坡文化生命的燭光,煥發了他積壓已久的文化創造力。此后,他用紫云端硯寫“黃泥坂詞”,寫前后赤壁賦,寫念奴嬌赤壁懷古。這些作品,乃是橫貫中華文化天空閃亮的彩虹。

          文化巨子在黃州留下的足跡、墨跡,吸引了歷史的目光。端硯、蘇東坡、黃州,是一串緊扣的文化鏈環,在歷史冊頁的夾縫中閃耀。

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       



        不卡av一区二区三区无码